首页 >> 手机品牌

藏觉永恒

来源:泰兴手机网 2021-06-02 18:39:17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我想我归根到底是太爱自然,在人居的街巷中,久久不能找到心中的恬谧,而偏偏静才是我生的空气。仿佛我的每一根发丝、每一寸皮肤,都是喜氧的须根,而简单的环境里,总有充足而且稳定的氧分。

我喜欢种一些绿植,小小的,不要太蓬勃,也不要太枯燥。像含羞草,我种了几棵。别人可能要对他们所栽种的细叶嫩条修剪有加,而我除了普通的铺石、浸露,绝不会枉费心思去破坏一株株生命的繁缛。虽然我在野外看到乱生的树莽也会哀其谬茂,觉得大树荒草实在大而无当。但我自己亲手培育一粒粒幼籽、一叶叶新芽的时候,又不禁企盼它们越奔放越好,不说是自由的,至少是无忧无惧的。可能我自己的神经太过细腻敏感,以致要寄望于身边的事和人,希望他们拥有最愉快的平安。

得到省政府充分肯定。粮食单产再创历史新高 和别人很像,我也试过恋信着只有脑力劳动才是高端的劳动。尤其是在分秒必争的城市中,很容易给人一股假象:那些昂首挺胸迈步向前的人,一定是人中龙凤。但我终究打消了浪迹于名利场的决心,因为能耐不允许。我那弱得可怜的心理,百分百只有被藐视的权利而没有去傲视的实力。江湖割据,对我而言,断梦而已。

但我依然很清醒并非所有脑力劳动都值得歆羡。只有那些脱颖拔尖的,例如具有创造力、逻辑力、强大组织力、高速运算力、精准表达力等等的,才称得上是较为高等的脑力,而诸如简单却繁琐、普通而劳累、重复而忙碌的脑力劳动者,其实不过是脑力搬运工,不是说不值得尊敬,只是说不应给被盲目羡从。而单单对我而言,最可怕的就是被约谨,我一贯以为修身的制服不过也是合身的镣铐罢了。

更加之,如果我要在一个人满的办公室里工作,那对于嫌厌拥挤的我,不过是被打进了不知第几层地狱,大可名之曰人狱,而把打入该狱的刑罚称之为人刑。

试想,一个让人全身心都脱离了呼吸的环境,怎么可能打造人上人?一个使所有细胞集体窒息的地方,怎么能让发达的思想有充盈的空间、活跃的氛围去驰骋于思维的回路?我不信。

所以我还是选择爱上自然、爱上安宁,甚至还有点提倡无为。在静穆的生态中,生活着的都是寂寞的人。这就对了。

不过现在提倡任何形式的无为,都只是在鼓吹慵懒。毕竟客观上,我们并没有一个完全唯稳的世界。如若我们趑趄不前,定有他人举着枪逼迫我们文明的前进;如若我们自恃清高,也定有蛮荒的俗流,血洗我们美丽的和平。

所以我只敢自居于清逸,不敢给世界添烦;只敢撩花弄草来遣闷,不敢指月说云地大言不惭。有些东西我永远看不透,就扔给别人看;有些侥幸看得透,也拿来提提神算了。藏清白以觉自,察秋毫以示明,仅此而已。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

西宁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三明哪里专业治白癜风西宁阴道炎治疗费用西安哪里能治疗男科
西安治疗阴道炎哪家好
西安治疗早孕检查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