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机品牌

蜜蜂嗡嗡的日子永恒

来源:泰兴手机网 2021-06-02 18:41:56

也在巴国内引起了争论。实际上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正埋头看,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传来,抬头四下张望,一只蜜蜂不知怎地飞进了玻璃窗与纱窗的缝隙间,困在里面乱飞乱撞,不停地嗡嗡响。

太阳正烈,一束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在明亮温暖的阳光里,蜜蜂的嗡嗡声不绝于耳,瞬间让人产生了慵懒的感觉。

这感觉是如此的熟悉,牵扯着我的思绪,将我拉回到了儿时的老屋,又看到了老屋进门口的墙壁上,那些被蜜蜂钻的一个个小圆洞,几只蜜蜂扑闪着翅膀,在洞口钻进钻出,嗡嗡地鸣唱。

我又看见了那个季节里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在温热的阳光里闪烁着耀眼的金黄,一只又一只的蜜蜂嗡嗡地鸣叫着,在花间蜜。一阵微风拂过,花枝轻摇,花粉飘落,我闻到了油菜花淡淡的清香

而那时,阳光正从老屋的天井上方倾泻下来,映衬得屋内明晃晃、暖洋洋的。母亲从野外回来,风风火火地走进屋内,将肩上的锄头拿下来,放到屋门后,一边轻轻地哼着小曲,一边开始洗锅淘米做饭。

我坐在土灶旁,帮母亲烧火。灶膛里劈啪作响,灶上的大锅内刺刺啦啦地腾起一阵白烟,母亲麻利地炒菜煮饭。不一会,满屋子溢满了饭菜香。

父亲踩着缓慢沉重的步子回来了,他扯下一条毛巾,将自己从头到脚掸了一遍,开始准备吃饭。

吃完饭,父亲又忙活去了。母亲将一切收拾妥当,随手扯过一个大的麻布袋子,抑或一张白色的薄膜铺在地上,说一声够了(累了)就侧身躺在上面,不一会儿响起了均匀的鼾声。

阳光从天井旁的木制雕花窗户的花纹缝隙中斜射下来,斑驳地洒在母亲身上,细密的灰尘在光线里悬浮轻舞。时间好像静止了,只听见老屋门口的蜜蜂嗡嗡地鸣唱着,仿佛一首动人的安眠曲,听得人浑身慵懒。一阵睡意袭来,我的头昏沉了起来

天气越来越炎热,老屋门口的过道旁就会放上一个竹床,刚好挨着那面有蜜蜂洞的墙。蜜蜂不蜇人,也不多,我们也没放在心上。

夏天的日子,母亲做饭的花样也多了起来,常常和面粉做面食,有时是面条,有时是面叶子,有时是面疙瘩,有时还会蒸发粑,是那种又大又圆的带着焦黄硬壳的大馒头。这种圆圆的发粑是直接贴在锅的四周蒸的,锅中间放上一个蒸箅,上面放一个大瓷碗,碗内装着带皮的切成厚块的粉南瓜。

发粑蒸熟后,一人端一小碗南瓜,来到门口的竹床旁,就着南瓜吃发粑。南瓜粉糯香甜,入口即化,吃着会上瘾。我喜欢吃发粑的黄硬壳,脆脆的口感中夹杂着一丝浓郁的焦香味,吃起来口舌生香。

屋门口的太阳亮闪闪的,几只蜜蜂在天井口盘旋飞舞,嗡嗡地鸣唱。父亲有时会在竹床上睡会午觉。

日子如溪流般平缓,伴着蜜蜂的嗡嗡声,闲适而又慵懒。父亲和母亲想了好多办法都没有将蜜蜂彻底消灭。

也不记得哪一年蜜蜂就消失了,墙上的蜜蜂洞也没有了,被泥浆抹平了。

嗡嗡嗡窗户夹层的蜜蜂还在鸣叫着,我起身打开了玻璃窗,它扑楞了几下飞走了。我看着它越飞越远,越飞越远

那些蜜蜂嗡嗡的日子过去了,过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

短效紧急口服避孕药北京男科好医院呼和浩特不孕不育医院哪家好石家庄治疗妇科去哪里
成都白癜风医院哪好
什么是单片复方制剂降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