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机导购

西塘容易

来源:泰兴手机网 2021-06-02 18:49:58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这一刻,我读着《瓦尔登湖》,书中文明生活里的过客的句子一下子让我想到了西塘,禁不住想记下这些文字,只为西塘。

在西塘,给远方的朋友写明信片的时候,单单写下了我在西塘。也是一个爱旅游的朋友,好像只是这四个字就够了,我要说的,我想说的,通通都在我在西塘。西塘,这个古镇在江南这一片的古镇里头也许算是小的了。可是,对它的喜爱却超过了其它所有加起来的总和。也许因为,我见过它的晨,见过它的昏。

到西塘的时候,正下着大雨。这是第二次到西塘了。第一次在西塘是六月,天气在晴和雨之间徘徊。这一次,雨势不小。江南一带的雨,似乎总不能那么痛快,那么尽兴的。特别是有水的地方,雨中就起了一层雾似的。所以只有在这儿,才称得上烟雨蒙蒙。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便是在这样的地界吧。在那只容得下一人通过的小巷子里头,狭长的巷道上更无一人。一阵若有若无的清香,然后是雨帘后淡淡微笑的面容。在巷子的一头,看着喜欢的那个人在那头转过身来微笑。仿佛人生的一条小路上,只有彼此。想着都是温暖的。

总觉得江南之地,巷子,院子,窗子,都是那样小的,巴掌大的。一棵树,可能就盖住了一口天井。后脚跨进,前脚约莫就可以出了这地方。在旧时大户人家的宅子里,不知道哪个院子里头游客大声地讲:

西园,我们在西园

眼前,是小桥流水,满园早秋色。

在假山上的亭子里,也能让人生出一览众山小的气概来。

从川藏、青藏、新藏、滇藏、喜马拉雅五线进入西藏 这样的屋,这样的路,叫雨一淋,也能碎了似的。化作腾腾蒸汽,又缠绕在这楼阁,这亭台之间,再晕作一团。

到了这样的地界,自然要住一住那雕花大床。第一回来住的地方,据说是旧时人家的宅子,四进的小院。踩着咯吱咯吱响的楼梯走上去,雕花大床,红棕的梳妆台,两把大椅子,味道十足。

与恋人到了这样的地方,是怎么也忍不住相亲相爱的吧。

直至暮色逼近了,雨势才零零星星地住了。临窗晚饭时,河面上又圈圈点点了。这时节,懒猫贪食,也不过安静地趴在窗子外边。文明生活里的喧嚣都遥远了,叫人醉在这里闲适的宁静里头,看天暮色。古人好乘兴秉烛夜游。在两岸的红灯笼里,乘兰棹,想来最好不过。坐在船头,摇摇晃晃地前去,眼前再飘过一盏河灯。什么样的情绪都涌上心头了吧。

有多少思念。思念起家人,或者故乡。

有多少希冀,那些个只愿天天快乐的小心愿,忽地就跳了出来。

如果,只在心底默念,是不是便可,一直飘荡在这里的河面上。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桥边。

若这个时候,真有人吹笛吹箫,最好那水上的戏台也咿咿呀呀唱将起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

新余白癜风诊疗医院上海治妇科哪家医院好湖州医院哪家治疗男科好长沙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
重庆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济南盆腔炎哪家好